当前位置:首页 > 庭州人物 > 百姓人物 > 正文

铁布花:20年倾力打造“鸵鸟王国”

2018-11-26 10:45:06编辑人:司梦扬来源:26期白小姐


铁步花在察看鸵鸟养殖情况。  记者  田栋 摄

这两天,对于养了20年鸵鸟的铁布花来说,是值得庆贺的:一来县里为她专门划拨的40亩新圈舍开始兴建,二来,今年她养殖收入突破150万元大关。铁布花奋斗到今天,整整用了40年。

呼图壁县大丰镇高桥村科祥驼鸟养殖合作社社长铁布花40年来只干了种地、养殖两件事。她从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一步步发展到如今成为新疆鸵鸟协会理事长、鸵鸟养殖专业合作社社长,一路走来,步履艰辛,历经坎坷。

初入鸵鸟养殖行业,险些倾家荡产

出生在60年代、家中8兄妹中排行老大的铁布花,最早在乌鲁木齐安宁渠种地。“90年代流行开农场。我家经济困难,我不想一辈子种地,也试着出去开农场。” 1994年在朋友鼓动下,铁步花拿出40多万元家底,带着一双儿女,与爱人张海文举家迁到昌吉市佃坝镇,开起了小型农场。

夫妇俩承包了200亩地,大面积种植西瓜、玉米、棉花,因为机械成本、人工费高,一年下来,挣得不多。后来,听说养鱼挣钱,他们又养了两年鱼。当时是计划经济年代,农民靠天吃饭,农副产品销路不稳定,她家日子还过得去。

1997年6月的一天中午,铁布花无意间从新疆人民广播电台“金土地”节目中听到鸵鸟易饲养、产值高、全身都是宝时,她一下来了兴趣,经过一段时间深入了解、学习,她毅然决定养殖驼鸟。

1998年春天,铁布花卖掉所有家当,又借了一笔钱,和丈夫来到内地一家鸵鸟销售基地实地考察。考虑到买小鸵鸟要等5年后才有收益,她决定直接购买成年大鸵鸟饲养,第二年产蛋就有收益。

花了近20万元购买了2公4母6只鸵鸟后,铁布花夫妇每日精心照料,只等鸟下蛋。然而,1年过去了,每天看10几次鸟窝的铁布花都是失望而归。“一直往里投钱,却没丝毫收益,当时心灰意冷。”原来她购买回来的6只鸵鸟居然都是商品鸟,根本无法受精下蛋。

她多次给厂家打电话协商此事,最终厂家派人实地查看确认确为商品鸟后,为其调换了种鸵鸟。

出师不利,损失了十几万,但没有动摇铁布花养鸵鸟的信心。

厂家打工学技术,一门心思为养鸵鸟

11月2日,记者来到铁布花建成的鸵鸟养殖合作社,远远就看到3个不同圈舍内,一只只驼鸟正在干净宽敞的空地上踱步。

在合作社北面的办公室里,50多块区、州各级部门颁发的各类荣誉奖牌,见证着铁布花20年来养殖鸵鸟的发展历程。

皮包、钱夹、鸵鸟工艺品等摆满了整个展柜。“驼鸟饲养起来比较方便,抗病和生存能力强,比鸡、牛、羊好养。鸵鸟全身是宝:肉和蛋可食用,皮和羽毛可以做皮具装饰,骨头可以熬制成钙,油可以做高级化妆品,就连粪便也可以作为农家有机肥,且鸵鸟蛋蛋壳还能做工艺品,价格不菲……”铁步花一口气说出了鸵鸟的经济价值。

铁步花说,目前市场每公斤鸵鸟肉售价在100元左右,每枚鸵鸟蛋批发价在150元至200元;鸵鸟皮价格在每张300元至1000元不等;鸵鸟的长羽毛按支计算每支可卖50元。一只鸵鸟的毛收入在3000元至4000元之间,除去草料和人工成本,一只鸵鸟可为农户增收至少2500元。

“也正是看好了驼鸟的经济价值和市场前景,才使我这么多年经历多大挫折,都坚定走驼鸟养殖的发展道路。” 铁布花说。

当初,铁布花费尽周折引进的种驼鸟,经过悉心照料,终于开始产蛋了,看着眼前一个个雪白的“巨无霸”,铁布花又开始发愁了:尽管鸵鸟蛋营养价值高,但销路不畅,仅凭这6只鸵鸟每年下的五六十枚蛋,收益太慢。”铁布花说。

要提高收益,就必须扩大养殖规模,而要再买种鸟,需要的资金多,风险大。铁布花决定通过孵化鸵鸟蛋来扩大规模。然而,问题又接踵而来:鸵鸟自行孵化,成活率低,且孵化作为核心技术之一,谁都不愿意传授。无奈之下,铁布花和丈夫去内地养鸵鸟的厂家打工。

“我们去了山东、河北两家鸵鸟养殖场学养殖技术,为了让人家收留我们,我们只要一半的工资,喂食、打扫舍圈、消毒,什么脏活累活全都干。”铁布花说。

半年后,铁布花终于学到了一套科学的养殖技术。“光有经验还不行,还要实践。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孵化鸵鸟蛋。”铁布花说,因为资金紧缺没钱购买孵化机,他们便采用土办法实施孵化。

“下面架着炉子,中间放着蒸笼片,上面吊着热水袋,采用一系列的方法后,当达到所要的条件后,我们放了5枚鸵鸟蛋同时孵化。”铁布花说,等待的时间分秒都是煎熬,看见小鸵鸟破壳而出时,她和丈夫激动得差点哭出来。虽然5枚蛋只孵出两只小鸵鸟,但让铁布花体会到了苦尽甘来的滋味。

壮大产业,不忘带领大家共同致富

2000年,他们看好了呼图壁县大丰镇这个地方,在20亩地上建起了圈舍、围栏,盖起了12间暖圈,准备再扩大规模。

经过多年打拼,铁布花的驼鸟养殖事业初具规模,收益可观。富起来的铁布花忘不了当初养殖驼鸟时乡亲们凑钱帮助自己。

她利用国家政策,发展农村合作社,当即就有5户入社。

为了养鸵鸟,20年来,58岁的铁布花历经坎坷。但她没有退缩,她联合周边有意愿的村民一起发展。在2007年成立了鸵鸟协会,2010年又成立了养殖合作社。2014年,随着产品销售的扩大,又成立了鸵鸟养殖公司。她说服儿子、女儿,从学校毕业后,也加入养殖鸵鸟的行列。

“我们合作社在全疆有125户养殖户,每年放出去幼鸟,长成成鸟后有偿收购,统一预订售卖。每年11月和12月鸵鸟肉上市时,就被提前预订光了。”铁布花说。现如今,铁布花的科祥鸵鸟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有种鸵鸟100余只,年存栏量2000只左右,合作社年产值500万元左右,社员年均分红10万元。通过逐步延伸产业链,加工出售的鸵鸟产品包括肉、蛋、皮、羽4大类,远销北京、上海、香港以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地。

今年,铁步花将在廿十里店镇着手打造一处集观赏休闲娱乐为一体的鸵鸟观光生态园,继续她的鸵鸟养殖事业。

·人物对话·

记者:您从一名特色养殖“门外汉”到“驼鸟通”,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一路走来,虽历经坎坷,但我痴心不改。党的好政策坚定了我发展特色养殖、脱贫致富奔小康的信心,乡村振兴战略为我描绘了发展宏图,只要努力奋斗,踏实肯干,幸福生活就在眼前。

记者:20年来,您的鸵鸟养殖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养殖鸵鸟从最初的6只发展到现在全疆各地的2000多只,数量呈几何性增长;养殖规模由以前的小家小户散养,发展到现在的合作社集中饲喂,成立集繁育、孵化、驯化、改良为一体的公司;对外经营的路子广了,产品的销路畅通了,农民的腰包鼓了,养殖的劲头更加足了。

记者:20年来,您在扩大驼鸟养殖宣传推介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为了拓宽销路,让更多人了解驼鸟,推介宣传好这一养殖前景广阔、能够给养殖户带来“钱”景的新兴产业,不管疆内疆外,只要有展会,只要能给驼鸟产品一个展位,我都不辞辛苦接洽,哪怕在展会上发出去100份产品介绍,有为数不多的人为此驻足参观,我都会特别高兴。只要有百分之一的机会,我们就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

记者:您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作为在全疆第一个尝试养殖驼鸟的示范先行者,机遇与挑战并存,成功与失败相伴。我坚信:敢为天下先,实干赢未来,梦想能成功。我的梦想是打造一个家族“驼鸟王国”,既为当地的生态旅游做贡献,又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利用驼鸟的高附加值,带领乡亲共同致富。


关键词:

上一条:莫正法:让发明专利成果造福社会
下一条:魏清花:用勤劳书写幸福人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