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瑶池笔会 > 散文 > 正文

小院人家

2019-03-12 10:30:44编辑人:邵舒文来源:26期白小姐

  □ 郭德诚

  我们家的小院,夏季院中有一架丝瓜,房檐下缀着一窝燕子,走廊上摆着几盆花,墙角有几株桂花树,靠墙处拉着一根铁丝,上面的衣服随风摇曳。满院清香。简单,恬淡,安静,如一幅画。

  院中住着五户人家,都是租客。记得我入住时,老李正在修丝瓜架,见到我就撂下活招呼我看房,我还当他是房东呢。后来,又陆续搬来了三户。

  小院没有房东,房租微信转账。人一多,就有点儿乱,把垃圾袋随手放在自家门外;晾洗的衣服随手挂在丝瓜架的铁丝网上;落叶、塑料袋在院里随风打旋。乍一看这院子,像等着拆迁似的。

  后来,靠墙一边多了一根晾衣服的铁丝,大门边放着一个红色带盖的塑料桶,旁边竖着一把扫帚。一早,老李弯着腰,哗啦哗啦地扫地。见状,我忙去收拾垃圾,与老李相视一笑。后来,早晨的小院静悄悄的,晨光中只有燕子啾啾叫。地早已干干净净,垃圾桶也空空如也,各家门前亮亮堂堂。

  都是些打工的人,早出晚归,碰面点头一笑,并不打听姓氏名谁。后来,房檐下又多了一张漆皮斑驳的小方桌,上面放着各自的快件。下班回来的人,先去看一下,是否有自己的快件。在拿取快件中,大家慢慢对上了姓名。这一切,都在默默无言中进行,无声无息。就连快递小哥也说,你们小院里的各家像一家人似的,谁签收都行,从没出过差错。

  后来,有两家先后搬了出去,又有两家先后搬了进来。小院依旧静悄悄的,像一幅画,静静地挂在那里。

  各个住宅小区常有公约一类的规范。我们这个小院租户们来自天南海北,既无房东,也无公约,更无人管理,都是些“无处为家处处家”的人。虽然没有白纸黑字的公约,确有无形的公约,便在大家心中。在频繁的搬家中,大家都还保持着一份文明自律,让我从心底里点赞。其实,把人人心里都有的那份文明自律汇在一起,也就成了公约。

  我生活在这恬淡、安静、祥和的写意画里,心里特别的静,常生出一些莫名的诗意,可我又不懂诗,就信手写了四句,取名就叫《小院》:帘动暗送桂花香,绿藤攀树过南墙,一架丝瓜半遮院,碧空雁影三两行。


关键词:

上一条:广泉,那么醉心醉人……
下一条:稻草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