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专区 > 悦读 > 书评 > 正文

本土作家王新梅小说集《夏天》出版

2019-03-04 11:54:18编辑人:邵舒文来源:26期白小姐


作者小传

王新梅: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居乌鲁木齐。有中短篇小说在《西部》《绿洲》《文学界》《回族文学》《清明》《黄河文学》《安徽文学》等刊发表。短篇小说《金富贵》曾获乌鲁木齐市第二届“红山文艺奖”。


  中国昌吉网讯(王素芬/文 王新梅/图)近日,本土作家王新梅的小说集《夏天》由新疆青少年出版社出版。本书共收录了15篇短篇小说,作品以当代城市生活为背景,聚焦大时代下的平凡人物,尤其是都市女性,并试图透过主人公个体命运的沉浮,反映时代的变迁及对人的影响。王新梅以娴熟的文学手法与悲悯情怀,真实地展现了普通人的平凡生活。该书还入选了新疆民族文学原创和民汉互译作品工程。

  与笔者约见的地点,王新梅选在位于米东区的家中。她中等身材,身着格子衬衫,短发利爽,眼波清澈,一见便觉亲切。

  发现写作的魅力

  1974年,王新梅出生在米东区长山子镇吴家梁村。小学时,因为父亲喜欢看书,让她对文字产生了兴趣。1990年,她的一首诗作发表在《26期白小姐》上,自此,她的文学梦开始萌发。在数个乡村辗转执教的10年间,她将有关青春的印记与联想,记录在一页页稿纸上。

  “我的第一个中篇小说诞生于1997年,正值我在一所小学执教。”王新梅回忆道,“当时,一些变故超出了我的认知。我仿佛近距离地看到了人生真实的一面,诸多无奈。我无力承担那份困惑和迷茫,想要释放心中的情绪,于是写下了《秋季无风》。它的人物、故事是虚构的,但在某种意义上又最真实地记录了我以及和我一样的女孩青春时期的内心碰撞。”

  小说于1998年年初在《回族文学》刊登。编辑给王新梅的信中写道:“你是个适合写小说的人。”正是这一句鼓励,令王新梅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阅读与写作之中,又接连写了两个中篇。虽未发表,但写作于她,似乎由无意识的倾诉变成了有自觉意识的构建。

  之后,王新梅结婚生子。跨越10年,2008年她又创作了中篇小说《你在哪里》。2014年初,有人将她的作品推荐给作家董立勃。董立勃从专业创作的角度肯定了王新梅的写作,并对她说:“你写小说的路子是对的,就这样写!”

  这句肯定的话语,她收获了自信。当然,这自信后来又被一次次的退稿打击。但同时,她也体会到写小说时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又一个10年积淀,2018年12月《夏天》出版。这15篇短篇小说,最早的写于2010年,除了个别小说有一气呵成的幸运,大部分都是经过反复咀嚼揣摩的。

  “在这本集子中,《夏天》是其中一篇,之所以定为书名,源于我认为,四季中夏天最浓烈,是释放的季节。尤其在新疆,夏天更是来之不易――它是自然界最饱满、最富足、最热烈的时刻。庸常的人生如果没有夏天,其他几个季节就会显得索然无味。我希望读者看到书名时,也有这样的联想。”王新梅说。

  书中,同名小说《夏天》是用充满勃勃生机景象繁华的夏天,来象征女主人公年轻美好的身体,而女主人公每次命运的转折也无不是发生在“夏天”这个季节。这样设置,作者是以此来和女孩悲凉的现状作对比。

  作为一名新疆读者,在书中不难发现有很多身边的元素,诸如:“W市”代指乌鲁木齐,“清泉市”为米泉的影子,还有西大桥、河滩公路之类的地点,诸如《噪音》《河滩先生》《因果关系》等。

  而她笔端细致描画的小人物,保安、修鞋匠、精工织补匠、乡村女教师、年轻的按摩师,又是那么鲜活的存在。书中收录的有《金富贵》《精工织补》《保安的秘密》《沉默的向日葵》等篇目,这些故事如同发生在身边,犹若记录了这座城市的人物群像,在阅读之初便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作为一名女性,她在观察这座城市时,有着自己的独特视角。王新梅说:“一个人之所以能写点东西,应该是本身就具备了感受能力、观察能力,及捕捉细节的能力,有一颗不那么安分的心,更细腻敏感。观察事物上,女性和男性天然有别,赏析一幅抽象画,也会有各自的理解。有的经验是共性的,有的一定是个人私有的。我可能更喜欢关注和我一样的普通人。当然,这也没有什么特别,我们就是普通人,最终其实是在关注我们自己。”

  《金富贵》便是如此。这篇小说,王新梅以金富贵的人生遭遇为主线,串联起几个底层人物。与其之前小说流露出的失意和不安不同,金富贵面对命运突变和困境,多了些安之若素,多了点温情。

  此书编辑康日峥评价,通过作品可以看出,作者多年来文学创作有个重要母题,即对人世间各种悲欢离合的命运和故事,表达了一种人道主义情怀,通过独特、细致、冷静的刻画,表现了这一人群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种种无奈、艰辛、收获和期望。

  记述生活的秘密

  “好的小说家是一个懂得和了解生活的人。而生活的内容太广阔了,我们都需要向生活讨教。我也一直在做这样的努力。”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王新梅将生活的观察,付诸写作时,并非完全的记录,而是用虚构的故事来表达生活的真实,抒写别人的故事。

  在《姑娘亚茹》中,讲述了一个初中毕业就到美容院打工的女孩。此人确有原型,王新梅每每见到她时就想:“这个女孩早早涉世,成天与那些想拽住青春尾巴的大妈大婶在一起,未来何去何从?”

  “生活中,我并未刻意地观察。我身边有些人身上确有离奇的故事,但直接拿来写并不合适,这些人的故事需要加工创作、嫁接融合,让它能符合生活的逻辑,又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我离他们并不遥远。某种意义上,写他们也是在写我自己。”

  成功的艺术虚构总是与艺术真实辩证地统一。英国作家普利切特把短篇小说定义为“路过时眼角所瞥到的”,为了写好这些瞥到的“陌生”,王新梅通过网络、采访等方法获知了一些和人物工作生活有关的细节。鲁迅先生曾说:“杂取种种人,合成一个。”王新梅认为,拿自己的故事与他人的故事重新组合,就可以产生新的故事,就会产生特色,就是一种再创造。

  “再创造是高于生活的艺术表现。其实生活本身也是加工过的。道德约束、舆论监督、世俗压力,等等之下,人的许多欲望是被制止和掩藏的。我们谁又能说自己从来都是忠诚于内心活着的。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喜欢虚构。以虚构的名义表现真实。”

  这两年王新梅一直坚持跑步,她调侃“写作也要有体力上的耐性”。跑步时,她有时会听书,有时会构思小说情节,有时为一个词句推敲琢磨几天。“有一次,我笔下有个女孩皮肤很白,总找不到最贴切的词。那几天我着魔了般,就在跑步时灵光一现――‘白得像一道光’岂不很好?那种兴奋无以言表!”

  1月13日,王新梅参加了在南山举行的乌鲁木齐丝绸之路冰雪马拉松,完成了10公里组的竞赛。她在小说创作的路上继续奔跑着,在面世的作品中已埋下几处伏笔,未来将展开讲述这些人物故事。她说:“小说以虚构的名义来表达生活的真实,更接近我的需要。虽人到中年,也各种忙碌,但我想我一定会继续写作。活在世上,都是要寻找一些乐趣。生活有很多秘密,用小说去记录和呈现它们,是我的乐趣之一。”



关键词:

上一条:读《人生难得是心安——另类西方哲
下一条:最后一页

友情链接